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返回

第777章 借事定局_我给玄德当主公

首页
新笔趣阁 > 穿越历史 > 我给玄德当主公

第777章 借事定局

热门推荐: 加载中...
宽度
字号
背景
  第777章借事定局

  袁绍万万没有想到,袁谭居然会死在他的面前。

  虽然这个不孝子竟然敢谋取自己的位置,但是袁绍从来没有想过要杀死自己的这个儿子。

  他只想通过惩罚这个儿子,让荆州的这些豪族和士族都能够老实一点。

  南阳的失陷,还有益州袁遗的投降,让荆州人心浮动。

  凭他的威势也无法让荆州的人心安定下来。

  在这种情况下,刘俭的兵马一旦大举南下,势必有很多人会成为投降派,会暗中联系刘俭,与对方形成勾结之势,成为不稳定因素。

  一旦形势发展成那个样子,只怕袁绍就是有通天之能,也没有办法挽回局势了。

  他跌跌撞撞的从主位走下了厅堂,来到了袁谭的尸体旁边。

  而且不止是袁术,从他得到袁绍的命令来看,袁绍也根本就没想解开这个恩怨。

  眼见袁术如此声嘶力竭的呼唤,黄祖心中知道,他跟袁绍之间的恩怨是根本调解不开的。

  袁术冷冷的笑道:“我凭什么要投降?!”

  但他毕竟是袁绍的亲兄弟,若是处置太过会让天下人诟病。

  自己家的这个不孝子已经骑到了自己头上,袁绍若是再不动手,只怕就要让儿子给收拾了。

  黄祖长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道:“袁公路啊袁公路,我不知道伱与主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之间又到底有什么恩怨,但是我知道的是,其实从你来到荆州之后,主公对你还是非常重视的,他还说将来若是自己先走一步,就将自己的儿子托付给你……”

  但是他的那只手已经控制不住的使劲颤抖着。

  被牵连进去的人,还有这些反叛将领的三族全员。

  “我说过了,有死而已!再说了,我若是求饶,你就能放过我吗?”

  他冲着黄祖放声的怒道:

  袁术冷冷的对黄祖说:“我适才说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黄祖点了点头:“到了这最后的关头,你之所为终归也不愧为袁家子弟!”

  而袁绍也借此时机,暂时稳定了荆州的局势。

  “你想安排刀斧手在此处斩杀蔡将军,夺取江陵,如今已是铁证如山,主公神机妙算早就已经算到了你会有此一招,今日特命我前来擒拿你……袁公路,现在你心服口服了吧?你在主公的手下蛰伏数年,为的不就是今天吗?但可惜最终还是功亏一篑了。”

  所以袁绍对外宣布,袁术乃是在江陵反叛之后,在乱军中被兵士杀死的,而他的本意是要将袁术生擒活捉回来,所以说袁术的死是一个意外。

  既然是意外,那严格的来说就并不涉及到袁绍谋杀他的亲弟弟了。

  袁谭的眼睛死死的睁圆,紧紧的瞪着眼前的袁绍。

  “我与袁绍不共戴天,我恨不得他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不得好死。”

  “一个叛臣的处置方式,你们都不知道吗?还要来问我?”

  “袁本初指使孙氏一族杀害我的家人,绝了我的后!”

  另外就是袁术……

  厚葬袁术,表明了他对于袁术这个弟弟的态度,既彰显了他的威望,同时也证明他并不是杀死弟弟的。

  但是眼下的情况就是不得不这么做。

  就在袁谭要动手的当天晚上,袁术在江陵城也在自己的宅里设下了宴席邀请蔡瑁前来赴宴。

  消息被刘俭,曹操还有孙策等人知晓后,众人皆不由大为惊叹。

  袁术安排在府中的刀斧手自然以为这是袁术发给他们的信号。

  首先,对于儿子与弟弟的反叛,他表示非常的痛心,虽然他不想杀死袁术,但是终究事与愿违,袁术在这场大乱之中被杀死了,虽然痛心归痛心,但他现在也只能给予弟弟厚葬的补偿。

  一时间,整个荆州境内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

  而袁绍也借着这次时机,对自己的中军进行了一系列改革,调整了人事任命。

  袁绍的脸上不见喜怒,他伸出手,轻轻的将袁谭的眼睛合上。

  周泰当即说道:“诺!”

  黄祖来到了袁术的面前:“公路,这次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

  “这种事情还有什么可问的?袁公路既然已经反叛去夺江陵了,那就说明此人是袁家的叛逆,是荆州的贼子叛臣。”

  一个去地方支持收粮的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这简直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但是,在宴厅当中等待他们的并不是那些束手待毙的客人,而是黄祖手下早就带来的精兵猛将。

  “呸!我自己的儿子让他害死了,他反倒是让我辅佐他的儿子。”

  他们二话不说,直接将袁术五花大绑的捆了起来,摁在了黄祖的面前。

  与此同时,黄祖手下的侍卫进入了袁术的宴厅之中,将当中的宴席和桌案踢飞。

  很快就见袁术安排的那些刀斧手纷纷冲了进来。

  一切都是他弟弟咎由自取,与人无尤。

  正当袁绍头疼该用什么方法让这些本土的望族不敢对自己生出反心的时候,袁谭和袁术居然唱了这么一出。

  很快,袁术的首级就被黄祖派人送去了襄阳。

  随后,袁绍就组织了襄阳所的官吏聚集在他的府邸,针对这件事情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而最终的结局就是导致了袁谭心里过不去这道坎,死在了袁绍的面前。

  随后,袁绍命人将袁术厚葬!

  少时,却见袁绍转头吩咐周泰:“将吾儿遗体抬下去……在平定叛乱之后,再做安置。”

  养育了二十多年的儿子死在了自己的面前,袁绍的心中之痛楚可想而知。

  黄祖带来的这些人都是身穿甲胄,全副武装,眼见这些刀斧手冲了出来,直接上去厮杀,没多一会儿的功夫,就将刀斧手们全部斩杀于当场。

  此时此刻,袁家子的血染大厅。

  袁术在看到黄祖的一刹那,就知道事情要糟。

  他当即拱手说道:“末将明白了!”

  “袁公,江陵那面,黄祖已经奉命率兵过去了,想来袁公路不久之后就会束手就擒。”

  按照袁术的设想,蔡瑁如今对自己毕恭毕敬,自己设下的宴席,他必然不敢不来,只要到时候摆下刀斧手,安排鸿门宴,将蔡瑁斩杀……最后再用袁绍给于自己的监军身份,一举夺取江陵的兵权,定然是轻松加愉快不在话下。

  “黄将军事前曾派人过来问,若是捉到袁公路之后……应该如何处置。”

  袁术一见黄祖带人来自己这里,二话不说就捉拿自己,顿时勃然大怒。

  而且他们还是领着兵马来的。

  就在这个时候,甘宁走了过来。

  “我今日落在你的手上,有死而已!”

  那表情仿佛在告诉他的父亲,他死不瞑目。

  袁术想的倒是挺美,但是万万没有想到,事情居然跟他的想法有些不一样。

  至于他的长子,着实是袁绍永远的痛……

  而眼下这种情况,若是想让己方辖境内的这些望族能够老实一点,袁绍所能想到的办法也就只有一個,那就是通过一重大事件来重新树立自己的威信,同时让这些望族见识下自己的手段,让他们不敢轻易对自己有什么举动。

  黄祖言道:“你不求饶?”

  特别是刘俭,他心中明白,想要等荆州内乱再进攻,怕是没机会了。

  但是现在身边都是他自家手下的将领和士兵,袁绍不能让自己表现的那么软弱。

  “当真是不要面皮!”

  但若是仔细想想这件事,又岂能完全是只怪袁谭一个人呢?

  若不是袁绍过于偏心,而且从来没有给过自家这个大儿子应有的待遇,袁谭又怎么可能会背叛自己的?

  袁本初,终究还是枭雄!

  袁术向着黄祖走了过去,刚想向他表示询问,却见黄祖突然对身后的一众人说道:“来人呐,将此人拿下。”

  按道理来说,袁术这样的谋逆大罪,将他的人头悬挂在城门门口,是绝对没有什么问题的。

  “你这匹夫,安敢如此……”

  “如今天不遂人愿,让他躲过了一劫,还让我落在了他的手上,也罢!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至少,他不能哭……

  到了这个时候,还能借着弟弟和儿子的事件来稳定大局,颇有手段!

  荆州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袁术袁谭的叛乱,弹指之间就被平定,袁谭手下的将领大部分都被牵扯诛杀了三族,在这样的雷霆手段之下,谁还有反心?

  因为据他所知,黄祖应该已经是为了荆州辖境内的秋收,率领兵马前去支援地方各县的粮食收割和运输了。

  说实话,袁绍这些年表面上看似对袁术处处礼敬有加,但实则处处一直在防备着他。

  但是他真心没想到,事到临头,自己的大儿子居然会和袁术搅到一块儿去,实在是让他倍感伤心与失望。

  这才是他真正的状态。

  随后就听黄祖长叹口气,对袁术说道:“看来,你们兄弟之间的恩怨已经无法消除了……那今日你被我擒住,后果是什么,想必你心中也有所准备吧?”

  归根到底,还是袁绍在对待自家儿子的时候,没有秉持公正,只是一味的以自己的喜好来判断孩子的前途。

  这话一说出来,甘宁又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蔡瑁倒是来赴自己的宴席了,但是与他一同前来的人,居然还有黄祖。

  袁绍的声音出奇之冷。

  而追随袁谭和袁术反叛的那些将官,袁绍下令全部斩首,一个不留。

  袁术听了黄祖讥讽的话,脸上瞬时间露出了暴怒的神色,他的表情变得极度扭曲。

  说实话,袁绍虽然想要在荆州立威,但他从来没有想过要用自己儿子的性命来立威。

  袁术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那些如狼似虎的荆州护卫便纷纷向他冲了过来。

  此刻,就乘着这个节骨眼,与袁绍一决雌雄!

  至于孙策,本意是逃往荆州,但他此刻被困在蜀境山川之中,本想与袁谭联系,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救援自己。

  但是现在,袁谭死了,一切都完了。

  

热门推荐

加载中...